<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5月11日 星期三

    一博科技:存貨庫齡結構前后矛盾 PCBA訂單數據無法匹配

    ?2019年,關于庫齡超過一年以上存貨余額,招股書及首輪問詢回復分別給出不同的結果;PCBA制造服務業務期末在手訂單金額和新增訂單金額間的邏輯關系無法建立,建立在毫無邏輯的信披內容基礎上的一博科技不俗的經營業績又能有多少可信度?

    2021年12月31日,在創業板申請首發的深圳市一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一博科技”)向證監會提交注冊申請。據深交所披露,一博科技首發申請于2020年12月30日獲受理,經過三輪問詢回復后,于2021年10月29日通過創業板上市委的會議審核。

    據最新招股書披露,一博科技是一家以印制電路板(PCB)設計服務為基礎,同時提供印制電路板裝配(PCBA)制造服務的一站式硬件創新服務商。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稱“報告期”),一博科技實現營業收入3.41億元、4.06億元、5.74億元和3.32億元,實現凈利潤0.4億元、0.82億元、1.33億元和0.69億元。報告期內,一博科技經營業績表現不俗。

    可是,如果信披內容有疑,那么一博科技不俗的經營業績的可信度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

    存貨庫齡結構令人困惑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各期末,一博科技存貨由原材料、在產品、庫存商品、發出商品和未完成勞務及合同履約成本,存貨余額分別為2748.27萬元、5379.94萬元、8860.21萬元和15730.29萬元。報告期內,一博科技存貨規模增長較快。

    從庫齡角度來看,報告期各期末,一博科技存貨整體庫齡較短,庫齡一年以上的存貨余額分別為2.28萬元、0.27萬元、273.58萬元和428.66萬元,在存貨中的占比分別為0.08%、0.01%、3.09%和2.73%,庫齡一年以上的存貨占比較低。

    不過從首輪問詢回復情況來看,2019年,一博科技庫齡一年以上的存貨似乎遠不止0.27萬元。

    首輪問詢問題7回復顯示,2018年,一博科技半導體類原材料期末余額為385.83萬元,相當于當期庫存原材料期末余額的37.6%。這些庫存半導體類原材料期后領用的周期分布如下表所示:


    由上表可知,一博科技2018年期末庫存的385.83萬元半導體類原材料期后已全部得以領用。其中,2019年領用368.54萬元,2019年后領用17.59萬元。這意味著,2019年末,一博科技有17.59萬元庫存半導體類原材料,其庫齡已超過一年。

    可是,招股書卻顯示,2019年期末,一博科技庫齡超過一年的存貨余額僅為0.27萬元,且這0.27萬元均為未完成勞務,而庫存原材料的庫齡卻均在360天內(如下表所示)。

    也就是說,招股書表明,2019年期末,一博科技庫存原材料的庫齡均在一年之內。而首輪問詢問題7的回復卻表明,2019年期末,一博科技有17.59萬元的庫存半導體類原材料庫齡已超過一年。一博科技在信披文件中出現如此矛盾的信披內容,怎能不令人困惑?

    PCBA業務在手訂單和新增訂單孰對孰錯

    除此之外,令人困惑不解的還有一博科技PCBA制造服務業務在手訂單及新增訂單間的邏輯關系。

    首先看PCBA制造服務業務的在手訂單情況。從招股書披露的信息來看,在一博科技存貨構成中,原材料采購僅PCBA制造服務業務涉及,在產品、庫存商品及發出商品均系PCBA制造服務業務形成。因此,在分析與PCBA制造服務業務相關的在手訂單覆蓋率時,招股書分兩部分予以披露,一部分為正處于生產環節或已完成生產的在手訂單,其與存貨中在產品、庫存商品及發出商品相對應,用以分析存貨中在產品、庫存商品及發出商品的在手訂單覆蓋率;另一部分為尚未進入生產環節的在手訂單,其與庫存原材料相對應,用以分析庫存原材料的在手訂單覆蓋率。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各期,一博科技期末在產品、庫存商品及發出商品對應的在手訂單金額(不含稅)分別為2308.9萬元、4180.33萬元、4069.85萬元和5927.13萬元;期末原材料對應的在手訂單金額(不含稅)分別為2621.86萬元、5131.63萬元、6547.43萬元和10863.88萬元。

    由此可得出,報告期各期,一博科技PCBA制造服務業務的在手訂單金額(不含稅)分別為4930.76萬元、9311.96萬元、10617.28萬元和16791.01萬元。

    關于PCBA制造服務業務的新增訂單,招股書僅披露了2019年的情況。招股書“2019年各月份訂單獲取、交期及交付情況分析”顯示,2019年,一博科技獲取的PCBA訂單金額(不含稅)為35109.52萬元,與當期30112.72萬元的銷售收入相匹配。

    邏輯上,期末在手訂單金額等于期初在手訂單金額加上當期獲取的訂單金額減去當期實現的收入。

    因此,根據上述信息可以得出,2019年期末,一博科技PCBA制造服務業務的在手訂單金額應為9927.56萬元。顯然,這一計算結果比存貨中原材料、在產品、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所對應的9311.86萬元在手訂單金額多了615.6萬元。

    這意味著,招股書披露的PCBA制造服務業務的在手訂單金額和新增訂單金額間并不能建立合理的邏輯關系,是什么原因導致這種問題的發生呢?我們期待一博科技及其中介機構給出合理的解釋。

    下一篇:智立方:原材料K采購價四問不清 高度依賴果鏈或步歐菲光后塵
    欧美一级A片欧美,小哟哟萝li?精品社区,韩国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
    <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