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5月15日 星期日

    翼捷股份:撤回申請不奇怪 客戶數量和核心產品銷售信披不合邏輯

    ?報告期內,翼捷股份客戶數量不及直銷客戶數量,信披邏輯不合理;2017-2019年,紅外原理產品銷售收入和毛利率在不同分析場景下有不同結果——翼捷股份主動撤回注冊申請并不奇怪。

    2021年9月24日,上海翼捷工業安全設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翼捷股份”)在科創板首發的注冊申請因主動申請撤回而終止。據上交所披露,翼捷股份的科創板首發申請于2020年6月1日獲受理,經過三輪問詢后,于2020年11月6日通過會議審核,并于2021年1月6日向證監會提交注冊申請。

    從上交所披露的信息看,提交注冊申請后,翼捷股份曾先后收到兩份注冊階段問詢函。不過,直到終止注冊時,證監會官網均未披露翼捷股份的相關回復。

    據招股書披露,翼捷股份主營業務為安全監測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及服務,目前產品主要包括安全監測領域的智能傳感器、智能儀器儀表、報警控制系統及配套,主要應用于石油、化工、冶金、燃氣、電力、制藥等工業制造領域。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下稱“報告期”),翼捷股份實現營業收入1.39億元、1.71億元、2.05億元和0.87億元。2017-2019年,翼捷股份營業收入復合增長率為21.74%,滿足“最近三年營業收入復合增長率≧20%”科創屬性要求。但2020年,翼捷股份實現的營業收入為2.2億元,翼捷股份最近三年營業收入復合增長率下降為13.43%,不再滿足“最近三年營業收入復合增長率≧20%”科創屬性要求。

    因此,2021年3月19日披露的注冊階段問詢函提出:根據發行人提供的經會計師審閱的2020年財務數據,發行人2020年度營業收入為2.20億元。請發行人補充論證說明,其是否符合《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的相關要求,是否具備科創屬性、符合科創板行業定位。請保薦機構核查并發表明確意見。

    除此之外,翼捷股份招股書及歷次問詢回復中仍有諸多信披疑問有待進一步的解釋。

    邏輯混亂的客戶數量

    據招股書披露,翼捷股份采用直銷模式和經銷模式相結合的銷售方式,報告期內,翼捷股份直銷銷售收入分別為1.26億元、1.55億元、1.87億元和0.82億元,涉及客戶數量分別為1621家、1811家、1872家和1203家。

    但奇怪的是,首輪問詢問題12關于“請申報會計師說明對銷售收入履行的核查程序……”的回復中顯示,報告期內,翼捷股份的客戶數量分別為1582家、1675家、1782家和1132家。2018年具體信息如下表所示。

    對照上述兩組信息會發現,翼捷股份的總體客戶數量居然不及直銷收入的客戶數量,差值分別為39家、136家、90家和71家——翼捷股份這樣的信披邏輯還真是讓人“長見識”呀!

    直銷客戶數量多是翼捷股份銷售人員在員工總數占比偏高,遠高于研發人員和生產人員的原因之一;而客戶數量是銷售收入核查中選擇走訪客戶的數據基礎。如果這兩個數據出現邏輯錯誤,翼捷股份及其中介機構基于這些數據做出的相應解釋還成立嗎?

    核心技術產品銷售信披前后矛盾

    據招股書披露,翼捷股份通過自主研發和技術創新,已經掌握了在紅外探測技術、紅外氣體傳感技術、火焰探測技術、氣體報警儀技術、物聯網監測技術等方面的核心技術,尤其具備智能傳感器的自主研發、生產能力,在紅外原理傳感器領域,突破國外企業的技術壁壘, 實現了紅外熱釋電傳感器、紅外氣體傳感器的規?;慨a并應用到智能儀器儀表中。

    翼捷股份紅外氣體探測產品包括紅外氣體傳感器、紅外氣體探測器;紅外火焰探測器按內置紅外熱釋電傳感器及紫外光電管的情況進行產品分類,包括雙紅外、三紅外、四紅外及紅紫外復合火焰探測器。

    招股書“紅外火焰探測產品和紅外氣體探測產品具體對應產品、銷售收入、利潤及占比”顯示,報告期內,翼捷股份紅外火焰探測產品和紅外氣體探測產品的銷售收入分別為5302.11萬元、6894.48萬元、6755.31萬元和3616.39萬元,在主營業務收入中的占比分別為38.46%、40.73%、33.03%和41.7%,毛利分別為4246.79萬元、5372.34萬元、5237.93萬元和2828.51萬元(如下表所示,下稱“表1”)。因此,報告期內,翼捷股份紅外火焰探測產品和紅外氣體探測產品的毛利率應分別為80.1%、77.92%、77.54%和78.21%。

    與此同時,招股書“自產和外購傳感器對應各類營業收入、營業成本和毛利率情況”顯示,使用自產傳感器對應的產品為紅外氣體傳感器、紅外氣體探測器、紅外火焰探測器,使用自產+外購傳感器對應的產品為紅外火焰探測器、紅紫外復合火焰探測器。報告期各期,翼捷股份使用自產、自產+外購傳感器對應產品所產生的收入分別為5197.82萬元、6794.69萬元、6736.2萬元和3616.39萬元,毛利率分別為80.28%、78.08%、77.6%和78.21%(如下表所示,下稱“表2”)。

    招股書還顯示,報告期內,除紅外原理傳感器外,翼捷股份其他類別傳感器均為外購。

    綜合上述信息得出的結論是,在只有紅外原理傳感器為自產的情況下,使用自產和自產+外購傳感器對應的產品應和表1中所涵蓋的產品是相同的,自然,表1和表2中的合計銷售收入及毛利率也應該是完全相同的。

    但不可思議的是,除2020年上半年外,2017-2019年,表1中的合計銷售收入均要高于表2,差值分別為104.29萬元、99.79萬元和19.11萬元;基于表1數據計算的毛利率均低于表2,差值分別為0.18%、0.16%和0.06%。

    既然表1和表2所涵蓋的產品是同樣的產品,但為什么表1和表2中的銷售收入和毛利率在2020年上半年是相同的,而在2017-2019年卻截然不同呢?

    下一篇:華卓精科:應收賬款占營收近九成 收入結構和毛利率信披錯誤低級
    欧美一级A片欧美,小哟哟萝li?精品社区,韩国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
    <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