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5月15日 星期日

    證監會推出民企債券融資專項支持計劃,民企債券融資再添助力

    此次專項支持計劃的推出,即與政策導向一脈相承,反映出政府對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的強力支持態度,有利于提振市場信心,改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環境。

    據證監會官網5月11日消息,交易所債券市場推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專項支持計劃(以下簡稱“專項支持計劃”),以穩定和促進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截至消息日,首單項目已成功落地——5月10日,由東方金誠提供評級服務的“GC晶電01”,得到了專項支持計劃和金融機構聯合提供的1億元增信支持,成為專項支持計劃下首單成功發行的民企債。

    • 一、什么是專項支持計劃?推出的背景為何?

    據證監會介紹,專項支持計劃由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證金融”)運用自有資金負責實施,通過與債券承銷機構合作創設信用保護工具等方式,增信支持有市場、有前景、有技術競爭力并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戰略方向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簡言之,專項支持計劃由“國家隊”中證金融與其他市場化金融機構(承銷機構)合作,通過創設信用保護工具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提供增信支持。

    專項支持計劃的推出是對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部署和證監會相應政策安排的具體落實。3月5日兩會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完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機制”;3月27日,證監會宣布將推出七大政策措施,以拓寬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渠道,其中包括“發揮市場化增信作用,鼓勵市場機構、政策性機構通過創設信用保護工具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提供增信支持,盡快推出組合型信用保護合約業務”。從政府工作報告做出部署到首單項目落地僅兩個月時間,體現了很高的政策制定和執行效率,反映出政府對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的強力支持態度。

    為何要針對民企債券融資推出專項支持計劃?主要背景在于,2018年民企債券“違約潮”之后,民企債凈融資顯著惡化。此后盡管中央和監管層面關于支持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的表態不少,但落地性強的舉措有限,債券投資人對民營企業的信心始終未能得到有效恢復。近4年來,民企債凈融資持續處于萎縮狀態,民營企業加速退出債券市場。截至2021年末,民企債券存量規模已不足9000億,占信用債存量規模的比重僅約為3%,這與民營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地位不相匹配,亟需出臺更為有力的政策措施,助力民企債走出融資困境,提升債券市場對民企融資的支持力度。

    • 二、專項支持計劃如何支持民營企業債券融資?

    民營企業債券融資不暢有三大關鍵梗阻:一是民營企業信用資質相對較弱,且從信用傳導鏈條來看,當信用環境收縮時,民營企業受到的沖擊相較國有企業更快、更大,債券違約風險顯著高于國有企業;二是民營企業信息披露質量不佳,這實際上是債券市場整體面臨的問題,但因民營企業信用資質較弱,投資人對其信息披露的真實性和完整性有更高要求,而近年頻繁發生的民營上市公司財務造假事件加劇了投資人對民營企業信息披露質量的疑慮;三是從市場體制機制上看,當前我國債券市場的投資者保護機制和違約處置機制仍有待進一步完善,投資人“踩雷”后大概率會顆粒無收或即便有所回收但曠日持久,從而加劇了投資人對違約風險較高的民企債的規避情緒。

    基于此,專項支持計劃下的“債券發行+信用保護工具創設”服務模式在助力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方面的作用主要體現在,信用保護工具可以對債券起到風險轉移作用,如發生債券違約,創設機構將代為還款,相當于創設機構以自身信用直接對債券進行信用增進,這可以縮減投資人購買債券的風險敞口,提高投資人對債券的認可度,從而提升民企債券發行的成功率,并有助于降低債券發行利率。

    目前,交易所信用保護工具包括信用保護合約和信用保護憑證兩類產品。其中,信用保護合約由交易雙方簽署,不可轉讓,具有一對一達成、個性化較強的特點;信用保護憑證由憑證創設機構創設,具有要素標準化、定價市場化、可流通轉讓等特點。專項支持計劃下首單落地的“GC晶電01”采用的是“債券發行+信用保護合約創設”模式。在主體信用評級僅為AA級且無外部擔保的情況下,信用保護合約的創設成為提升本期債券外部認可度的關鍵。

    需要說明的是,信用保護工具并非新生事物。國際市場上,以信用違約互換(CDS)為代表的信用衍生品已是常規且成熟的基礎金融衍生產品。在我國,銀行間市場信用風險緩釋工具試點在2010年啟動,目前已經推出了信用風險緩釋合約(CRMA)、信用風險緩釋憑證(CRMW)、信用聯結票據(CLN)和CDS四項產品。交易所市場的信用保護工具試點啟動于2018年11月,信用保護合約率先落地,2019年12月首批信用保護憑證落地。

    近年信用保護工具在助力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但發展速度相對緩慢。以市場最為熟悉的銀行間市場CRMW為例,自2018年重啟后,2019年和2020年發行金額增量均較為有限,2021年發行金額實現翻番,但不足250億元。從主體評級結構上看,2018年重啟后,掛鉤發債主體評級在AAA級和AA+級的CRMW發行金額占比超過67%,對弱資質民企債券融資的支持作用還有待進一步發揮。我們認為,一個重要原因在于,商業銀行是CRMW的主要創設機構,而商業銀行自身風險偏好也較低,也要考慮風險資本成本的耗用,因此對CRMW的創設熱情不足,且更加傾向于主體資質較優的標的。

    在這方面,專項支持計劃由中證金融與債券承銷機構合作創設信用保護工具,即由政策性機構和市場化機構合作為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戰略方向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提供增信支持,既能彰顯其政策性定位,又有助于提升市場化機構參與信用保護工具創設的積極性。與此同時,上交所還精選了一批具有典型性、示范性的產業龍頭民營企業,組建專門工作小組,構建全鏈條服務模式,全力支持企業發行債券。在“GC晶電01”發行過程中,上交所從匹配合適的債券產品、指導企業完善募集說明書信息披露、組織路演和投資機構調研、鼓勵券商創設風險管理工具等多方面提供支持,對本期債券的成功發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 三、政策強力支持能否打破民企債發行困境?

    從政策導向來看,未來民企債券融資困境將從兩個方面逐步破局。一是完善債券市場體制機制建設,為優質民企發行人實現自主發行創造更好的制度基礎;二是對于信用資質相對較弱的民企發行人,通過信用保護工具等為其提供增信,投資人可綜合考慮增信措施后做出市場化投資決策,從而激活弱資質民企融資,形成良性循環。此次專項支持計劃的推出,即與政策導向一脈相承,反映出政府對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的強力支持態度,有利于提振市場信心,改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環境。

    不過,民企債券發行困境由來已久且成因復雜,很難在短時間內得到有效突破,也絕非單一政策工具可以解決的問題,需要政府層面、金融機構層面和企業層面的共同努力,配套政策措施必不可少,激發微觀主體積極性同樣重要??梢钥吹?,“GC晶電01”的成功發行,除受益于專項支持計劃下的信用保護工具增信和上交所的全鏈條服務模式外,也與企業積極回應投資人需求,加強對自身經營財務現狀、發展規劃、競爭優勢等方面的信息披露有很大關系。在此過程中,作為本期債券的評級機構,東方金誠以發揮國有機構在評級行業引領作用為使命,在項目承做過程中綜合考慮基礎資產信用質量、結構化安排設計及外部增信設置,為債市參與各方的信用風險管理需求提供了規范、專業的服務,為助力本期債券成功發行發揮了積極作用。

    下一篇:如何解決信貸需求不足問題?
    欧美一级A片欧美,小哟哟萝li?精品社区,韩国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
    <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