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5月11日 星期三

    大公國際:金融穩定法為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提供堅實法治保障

    伴隨《金融穩定法》及其配套標準的出臺,金融風險防范、識別、化解、處置等整個過程將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這將有助于降低金融風險及其外溢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2022年4月6日,人民銀行會同發展改革委、司法部、財政部、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起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金融穩定法(草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金融穩定法》),正式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金融穩定法》的出臺填補國內金融穩定法律體系的空白,為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提供堅實的法治保障和制度保障。金融安全是國家經濟安全的核心,金融風險一旦外溢,將會迅速蔓延至各個領域,并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造成破壞性的影響,因此自十九大以來,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作為三大攻堅戰之一。在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在各部門、各地區共同努力下,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已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金融風險整體收斂,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國在金融穩定方面仍缺乏頂層設計、統籌安排以及上升到法律層面上的長效制度。特別是在當前國內外環境日趨復雜、不確定以及國內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的大環境下,金融風險的突發性、隱蔽性、復雜性以及外溢程度可能都會更大,這就需要更為明確、高效的金融穩定機制、更為清晰的責任界定以及行之有效的措施體系。實際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后,美國、歐盟等經濟體均進行了金融監管體系改革,其中美國通過了《多德-弗蘭克法案》,改革了原有“多重多頭”的監管體系,成立金融穩定監管委員會,負責監測和處理威脅國家金融穩定的系統性風險;歐盟也一改各國各自為戰的局面,通過Regulation (EU) No 1092/2010法規,成立歐洲系統性風險委員會(ESRB),負責統籌歐盟各個國家,預防和緩解系統性風險,并建立歐洲穩定機制(ESM),救助歐盟中經濟困難的成員以確保歐洲金融穩定。此次《金融穩定法》的起草既充分借鑒了國際金融監管改革的經驗,也總結了我國在以往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方面的經驗,從完善機制、壓實責任、豐富措施等多個方面為未來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工作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和制度保障,使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金融穩定法》建立了權責清晰、分工有序的金融穩定工作機制,并通過金融風險事前防范、事中化解和事后處置構建起了金融穩定的四梁八柱。在工作機制方面,《金融穩定法》規定由國家金融穩定發展統籌協調機制(國務院金融委)作為總的牽頭方,統籌金融穩定和改革發展,指揮開展重大金融風險防范、化解和處置工作,重大事項按程序報批。有關部門和地方按照職責分工和國務院金融委要求,依法履行金融風險防范化解處置職責,密切協調配合,形成工作合力。存款保險基金管理機構和行業保障基金管理機構依法履行職責,發揮市場化、法治化處置平臺作用。通過對金融風險的事前、事中和事后管理來加強金融穩定性。具體來看,在事前防范階段,《金融穩定法》主要是從強化金融機構自身審慎合規經營義務、加強對金融機構股東和實控人的準入限制以及對相關各方的禁止性行為要求來主動防范風險,同時也要求監管機構及相關部門加強金融風險監測,及時發現并報告風險,做到早發現、早干預、早防范。在風險化解階段,要求金融機構主動采取措施及時化解風險,地方政府、金融管理部門以及存款保險機構早期糾正,積極化解,避免風險進一步蔓延。在風險處置階段,明確了處置工作機制、責任分工、處置資金來源以及處置措施和工具等。

    《金融穩定法》通過嚴格規定處置資金來源順序,壓實被處置機構及其主要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的主體責任以及其他相關方的責任。在壓實各方責任方面,金融機構及其主要股東、實際控制人的主體責任,包括審慎合規經營,主動防范金融風險的責任;當發生風險時,積極采取措施主動化解風險,改進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等責任;并承擔風險處置的主體責任,窮盡手段自救、切實清收挽損,股東應依法吸收損失等責任。地方政府對其負責的轄區具有維穩責任,積極處置轄區內農村合作金融機構風險、非金融企業引發的金融風險,及時主動化解區域金融風險。金融監管部門需切實履行本領域金融風險防控職責,嚴密防范、早期糾正并及時處置風險。人民銀行發揮最后貸款人作用,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在處置資金安排方面,《金融穩定法》嚴格規定了資金來源順序:按照被處置機構自救化險?被處置機構主要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補充資本或實施其他救助手段?調動市場化資金參與被處置機構的并購重組?存款保險基金、行業保障基金依法出資?動用地方公共資源?使用金融穩定保障基金的順序使用資金。其中,對于動用地方資源以及金融穩定保障基金的使用均有嚴格的限制條件:當危及區域穩定,且窮盡市場化手段、嚴格落實追贓挽損仍難以化解風險的,省級人民政府才可依法動用地方公共資源;重大金融風險危及金融穩定的,才可按照規定使用金融穩定保障基金。

    設立金融穩定保障基金作為應對重大金融風險的后備資金,同時處置措施和手段更加豐富?!督鹑诜€定法》在充分總結現有法律規定和風險處置實踐的基礎上,也借鑒了國際的通用做法和經驗。這一方面體現在設立金融穩定保障基金,作為國家重大金融風險處置的后備資金,與現有存款保險基金和行業保障基金協同配合,雙層運行,進一步筑牢我國金融安全網。根據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分工安排,要求9月底前完成金融穩定保證基金籌集相關工作,我們預計金融穩定保障基金籌集、管理和使用的具體辦法將在上半年完成,金融穩定保證基金的資金籌集工作或將提前完成。另一方面,在處置措施方面,新增整體轉移資產負債、設立過橋銀行和特殊目的載體承接被處置金融機構的業務、資產和負債以及暫停終止凈額結算等處置工具,從而最大程度的保護債權人利益。

    總體來看,《金融穩定法》的出臺填補了國內金融穩定相關立法方面的空白,通過明確事前防范、事中化解和事后處置機制、主體責任和具體措施工具,構建起金融穩定的四梁八柱,為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提供堅實的法治保障和制度保障。預計在《金融穩定法》的指導下,陸續會有更多的標準和具體辦法出臺。伴隨《金融穩定法》及其配套標準的出臺,金融風險防范、識別、化解、處置等整個過程將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這將有助于降低金融風險及其外溢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下一篇:東方金誠:風險挑戰增多,將出臺新一輪穩增長政策
    欧美一级A片欧美,小哟哟萝li?精品社区,韩国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
    <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