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5月15日 星期日

    康美藥業募資使用撲朔迷離 廣發證券頂格受罰凸現轉機

    隨著康美藥業前董事長馬興田被依法采取強制措施,證監會對廣發證券進行頂格處罰,曾震驚資本市場的康美藥業近300億元巨額財務造假案終于出現轉機。未來更加艱巨的任務是投資者的賠償問題,這涉及20多萬投資者的利益,市場有理由相信終將等來最好的結果。

    隨著康美藥業前董事長馬興田被依法采取強制措施,證監會對廣發證券進行頂格處罰,曾震驚資本市場的康美藥業近300億元巨額財務造假案終于出現轉機。未來更加艱巨的任務是投資者的賠償問題,這涉及20多萬投資者的利益,市場有理由相信終將等來最好的結果。

    本刊特約作者 方斐/文

    曾震驚資本市場的康美藥業巨額財務造假案終于出現重大轉機。

    繼2020年5月14日證監會依法對康美藥業近300億元財務造假等違法違規行為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決定對康美藥業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21名責任人員處以90萬元至10萬元不等罰款,對6名主要責任人采取10年至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外,7月10日,因康美藥業投行業務中的違規行為,廣發證券接到監管的三大頂格處罰,處罰嚴厲程度前所未有。7月10日晚,在證監會公布對廣發證券的具體處罰后,廣發證券隨即公布了廣東證監局公布的具體處罰人員名單及相關違法行為。

    具體來看,此次處罰的主要內容包括:第一,擬對廣發證券采取暫停保薦機構資格6個月、暫不受理債券承銷業務有關文件12個月的監管措施。第二,對14名直接責任人及負有管理責任的人員分別采取認定為不適當人選10年至20年。第三,限制時任相關高管人員領取報酬等監管措施,并責令廣發證券對相關責任人員進行內部追責,按公司規定追回相關報酬收入。

    而就在前一天的7月9日晚間,康美藥業發布公告稱,收到公司實際控制人馬興田先生家屬的通知,馬興田先生因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康美藥業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欺詐行為,踐踏法治,對市場和投資者毫無敬畏之心,嚴重破壞資本市場健康生態。”——這是證監會5月對康美藥業開出的罰單中的最終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對康美藥業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中,證監會同時強調,除了已將康美藥業及相關人員涉嫌犯罪行為移送司法機關外,相關中介機構涉嫌違法違規行為正在行政調查審理程序中。由此可見,彼時證監會已經為對相關中介機構的處罰埋下伏筆,在一個多月之后正式公告廣發證券的罰單應在預期之內。

    中介機構無法置身事外

    眾所周知,上市公司相關中介機構主要包括證券公司、會計師事務所和律師事務所等。根據相關信息,在此之前,只有審計機構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被立案調查,律師事務所和證券公司并沒有傳出被調查的信息。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一般而言,無論是IPO還是再融資,相比較而言,律師事務所的參與度并不高,其未被調查可以理解;但難以理解的是,證券公司在上市公司的融資過程中參與度較高,而且很多時候還處于主導地位,其未被調查頗為蹊蹺。

    不過,隨著證監會一句“相關中介機構涉嫌違法違規行為正在行政調查審理程序中”的簡單表述,雖字句寥寥,卻傳出深意,并以廣發證券的被重罰重新撩撥起市場敏感的神經。

    根據Wind數據,自2001年3月首發上市起至2018年9月26日止,康美藥業一共進行了11次融資,總融資額高達256.48億元,17年多的時間里平均每年從市場融資15億元。而且,從上市保薦開始,康美藥業的合作券商一直就是廣發證券。在近20年的時間里,雙方的合作關系持續穩定且牢不可破,這種非同一般的密切關系在每一次公開發布的融資文件里都有如實的記載。初步推斷,這在A股資本市場的融資歷史上也是一個不小的奇跡。

    根據不完全統計,康美藥業上述11次融資的具體情況如下:2001年2月A股首發融資2.26億元,2006年7月公開增發5.04億元,2007年9月公開增發10.48億元,2008年5月發行可轉債9億元,2010年12月實施配股34.7億元,2011年6月發行公司債25億元,2014年12月發行優先股30億元,2015年1月發行公司債24億元,2016年6月定向增發81億元,2018年7月發行公司債15億元,2018年9月發行公司債20億元。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何種融資方式,無論融資額的多少,上述11次融資的主承銷商一直就是“廣發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既然證監會公開提到了“中介機構的違法違規行為”,那么,違法違規的前提在于中介機構應該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根據《證券法》及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在融資過程中,無論是保薦還是承銷,券商承擔的法律責任主要有兩個部分:一是在證券發行前,對融資企業進行盡職調查并形成報告書或募集說明書,這兩份文件包含了券商經過調查后獲取的上市公司相關信息,包括財務信息及其他與融資相關的信息;二是在證券發行后,券商還負有持續督導的義務,尤其是對募集資金的使用負有持續監管的責任。

    根據上述分析可知,無論在證券發行前還是發行后,作為保薦承銷機構的證券公司在整個融資過程中依法負有相關法律法規賦予的法定責任,包括但不限于禁止調查、信息披露、資金監管等,這種法定責任的實質就是防止上市公司財務造假,保證信息披露的真實可靠,保護投資者的合法利益。

    對券商而言,在上市融資過程中,無論是上市前的保薦承銷,還是上市后的持續督導,其工作的核心是依法對資金的募集、使用進行監管,防止上市公司出現違規使用資金的行為,尤其是通過資金造假的方式進行財務造假的情況。

    對此,證監會明確表示,保薦機構及其他中介機構承擔重要的“看門人”的職責,是資本市場核查驗證、專業把關的首道防線,必須嚴守誠實守信、勤勉盡責的底線要求。部分機構及從業人員缺乏職業操守,內控松散,管控失效,履職不力,把關不嚴,將嚴重損害資本市場秩序,破壞行業生態。正因為如此,證監會對上述違法違規行為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堅持有案必查、有錯必懲的態度,目的是讓違規者付出慘重的代價。

    隨著新《證券法》的頒布實施和注冊制改革的深入推進,保薦機構等各類中介機構的責任進一步加大,各機構必須提高認識、從嚴要求,切實把法律法規的明確要求轉化成歸位盡責的內在動力和行動自覺,完善內部控制,強化風險意識,堅守勤勉底線,提高履職水平,充分發揮“看門人”的作用。

    轉機已現未來結局可期

    根據證監會的公告,最終認定的康美藥業的違法期間為2016-2018年,根據Wind統計數據(不完全統計),2016-2018年,康美藥業共進行了三次融資,分別是2016年6月29日定向增發81億元、2018年7月19日發行公司債15億元、2018年9月26日發行公司債20億元,累計額為116億元,占康美藥業上市以來融資總額的45%。如今,康美藥業2016-2018年財務造假已經被證監會依法作出了最終認定,那么,作為保薦機構和主承銷商的廣發證券是否按法律法規的規定切實履行了其相應的監管職責應該是監管層調查的重點,也是廣大投資者最重要的關注點。

    根據相關媒體的分析,在康美藥業被監管機構依法認定的近300億元的巨額貨幣資金造假中,可能存在募集資金專戶里的資金造假的情形。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年末,康美藥業賬面資金為273億元,查實后的虛假資金為225億元,據此推算其真實資金只有48億元,而根據《廣發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關于康美藥業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持續督導年度報告書》,僅2016年定向增發募集資金在2016年年末就還有31億元?,F在的問題是,在真實資金只有48億元的情況下,難道2016年當年定向增發募集的31億元賬面資金都是真實可靠的的嗎?根據上述分析,2016年,康美藥業虛假資金占賬面資金的比例為82%,真實資金的占比僅為18%;而現在募集的定增資金占真實資金的比例高達65%,遠遠超出整體真實資金的占比。

    同樣的分析也可推導至2017年。截至2017年年末,康美藥業賬面資金為342億元,查實后虛假資金為299億元,真實資金只有43億元。與2016年一樣,虛假資金占賬面資金比例高達87%,這一比例比2016年還高出5個百分點;真實資金占比僅為13%,比2016年下降5個百分點。那么,對投資者而言,同樣的問題是,虛假資金里面究竟有沒有募集資金?且有有多少比例的募集資金?

    不過,查閱2016-2018年的相關融資文件,無論是保薦人推薦結論,還是主承銷商聲明,廣發證券出具的融資文件的的相關內容基本一致,即確認了相關融資文件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并對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如今,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東窗事發,已經為資本市場所鄙夷,并受到了相應的懲罰;但與此同時,相關中介機構尤其是券商并未為此承擔任何法律責任,這在投資者看來有些匪夷所思。但實際上,證監會對廣發證券在康美藥業持續融資過程中的相關違法行為的調查一直未曾松懈。

    據了解,在康美藥業由于財務造假事發導致千億元市值灰飛煙滅、廣大投資者損失慘重的情況下,與上市公司、會計師事務所和律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相比,券商的財務實力更為雄厚,在融資過程中所起的作用和在資本市場的影響力更大,如果違法行為查證屬實,其理應依法承擔更大的責任;而且,券商一旦在此類案件中被認定責任,則在實際執行中也更具操作性。此次證監會對廣發證券及相關責任人依法進行頂格處罰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早在2019年1月,證監會就啟動了對廣發證券投行項目的現場檢查,檢查過程中發現廣發證券和相關項目人員、內控人員,在進行相關投行項目的直接過程中未能勤勉盡責,存在盡職調查環節基本程序缺失,缺乏應有的職業審慎,內控流于形式,未按規定履行持續督導等重大違法違紀行為。根據相關規定,證監會前期已對對廣發證券依法采取相應的監管措施。

    除嚴厲監管措施外,前期證監會也對廣發證券采取了一些措施進行整頓,最大程度控制風險,具體措施如下:第一,按照證監會強化風險管控的要求,要求廣發證券對整個公司層面進行全面自查,并控制整體業務規模,集中力量化解存量風險;地位,證監會強化對廣發證券的日常監管,提高對公司的現場檢查頻率,前期根據發現的違法違規問題,針對公司和相關人員采取了八項其他行政監管措施;第三,證監會責令廣發證券聘請外部審計機構對公司內部管控進行全面審計,為全面整改提供參考。

    《證券發行上市保薦業務管理辦法》已于6月完成修訂,6月22日頒布實施,按照當時的法規條件上限,廣發證券此次最高只能罰6個月。但是,如有中介機構再發生違規行為,依據新的《管理辦法》,同樣的違法行為處罰將更加嚴格。此外,證監會也將加大監管執法力度,堅決懲處違法違規行為。

    從市場走勢來看,康美藥業在2018年5月29日創下上市以來的最高市值,達到1390億元,這一天距其上市過去了7年多時間;隨著財務造假案件的暴發,康美藥業最終被市場所拋棄。截至2020年6月10日收盤,ST康美的最新市值僅剩下131.8億元,相比兩年前的最高點,市值已跌去近九成多。

    隨著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的落地及市場禁入令的發布、馬興田辭任康美藥業董事長并被采取強制措施,持續多年的“康美-廣發”一案基本告一段落。從康美藥業在A股上市的2001年算起,至今已有19年時間;即使從證監會認定的康美藥業的違法期間開始的2016年計算,也已經過去了4年。

    不過令人聊感欣慰的是,煎熬般苦苦的等待終于盼來了出頭之日,至少不是“無疾而終”,未來更加艱巨的任務是投資者的賠償問題,這涉及到20多萬投資者的利益,這將是另一個更加漫長而艱難的歷程。不過,既然經歷艱難險阻后現在已棋至中局,我們相信終將等來最好的結果。

    下一篇:花158.41億元買個與光伏巨頭“牽手”的機會 高瓴資本相中了啥?
    欧美一级A片欧美,小哟哟萝li?精品社区,韩国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
    <address id="hfxpf"><nobr id="hfxpf"><menuitem id="hfxpf"></menuitem></nobr></address>

    <listing id="hfxpf"><listing id="hfxpf"><cite id="hfxpf"></cite></listing></listing>
    <em id="hfxpf"><address id="hfxpf"></address></em>
    <noframes id="hfxpf"><span id="hfxpf"><span id="hfxpf"></span></span>

      <noframes id="hfxpf">